哇,繁體! | 網站幫助
飛速中文網 > 武俠仙俠 > 九棺 > 九棺最新章節列表

第1091章 讓一切圓滿,讓一切無憾!(大結局)

加入收藏】【添加書簽】【返回書頁

分享到:

默然,對視。

半晌,冥尊才問:“滄海,當年是不是你封印了我?”

而此時,那第三輪太陽已經更加清晰。

“呵呵!”阿木看著冥尊一笑,“我不是滄海。不過,你似乎不應該那樣說。你忘了嗎?仙尊就是你,你就是仙尊!仙尊、冥尊乃是輪盤的正與反。你們本就是一根所生!”

“哦?呵呵!”冥尊冷笑,“沒錯!我們是輪盤的正反,彼此相見時定然是三界的輪回日。可是,上一次我們的相見似乎不太尋常。那一次,我被莫名地封印了,而因果輪盤似乎被完全拆開了。”

“是么?”阿木淡淡一笑,卻沒有回答冥尊的疑問。此時,阿木的頭頂漸漸浮起一道青色的身影。

那道青色身影一現,冥尊不由挑了挑眉,眼睛死死地盯著那道青色身影。

“是誰殺死了滄海?”

“呵呵!”阿木冷笑,“冥尊,誰殺死了滄海不重要。重要的是,三界因果已變,三界未來也應該變。三界,不用輪回,而是永生!”

“不!三界不必變,三界在我手中!”冥尊亦冷笑,“冥、鬼、魔,都已經具備。我可以轉動輪盤!”

“無論你是誰,三界大勢不可阻擋!輪回,三界不滅!那唯一的路。”說著,再看冥尊手中已經結印。

因果輪盤,緩緩轉動。

黑白之間,孕育三界。一個豎立的巨碩的因果輪盤投影,布滿天空。

三日凌空,因果已降。

而就在冥尊因果輪盤投影的一刻,整個三界都感覺有一種死氣驟然出現。三界的修士莫名地感覺心魂一震。

三界所有生靈,只要抬頭都能看見那末日景象。

三界的每一次末世輪回,都會出現這樣的景象。理論上,三界的一切會進入下一個輪回。下一個三界,會誕生。

而就在冥尊動作的瞬間,阿木也動了。因為,他不能讓冥尊自由地轉動輪盤。

阿木和他頭頂青影,同時結印。

阿木的腳下亦出現了輪盤,與冥尊輪盤同樣大小的投影豎立在空中。只不過阿木的輪盤沒有黑白之光,而是九個刻度。

兩道輪盤,一正一反,相對而立。

阿木、冥尊各施術法。一青一黑,那如似兩尊創世的神。他們掌控著三界的未來。

冥尊的輪盤向右旋轉。

阿木的輪盤向左旋轉。

兩道輪盤之間,便似有萬千生靈之力,相互牽扯。兩道輪盤之間,蘊含三界的一切因果可能。

愛恨、劫緣、生死。過去、現在、未來,一切的一切都在輪盤之上。

這是最后的決戰!

兩道輪盤,萬千星光。每一點星光,都是一個生命,一個故事,一個世界。

呼嗚——轟——

兩道輪盤向逆角力。

那一刻,整個無量山脈除了那道圣峰之外,其它的山峰盡數浮起。

咔咔——轟——

阿木和冥尊之間的天洲大陸,已經開裂。而且,那裂縫竟然以無以倫比的速度無盡地蔓延,根本不可阻擋。

轟——咔——隆隆——

大地顫抖。

天洲的人,都感覺大地猛然一沉。

此時,整個天洲大陸被硬生生地分開。兩塊大陸之間,如似一道星河天塹。其中霧氣迷蒙,完全不可細看。

而那無量之巔,則浮在星河之上。兩塊大陸,無量之巔誰也不屬于。

輪盤之力,還在不受遏制的擴散。

星河漸寬,兩塊大陸不斷地相離。

那一刻,以無量山巔為中心,整個天洲的一切都在改變。

那種改變,不能以生死來衡量。

因為,很難說那些生靈是死還是活。輪盤轉動,其實整個三界就會隨著那輪盤旋轉,只不過三界之內的人感覺不到。

但是,此時此刻,兩道輪盤角力。三界在被無盡地拉扯。

那是輪回之痛,或者永生之痛!

此時,冥尊雙目漆黑,精芒沖天,全力催動輪盤。

那一刻,冥尊之力已然發揮到了極致。可是,阿木的輪盤硬生生地把冥尊的輪盤定在虛空。

兩道輪盤相持,誰也不能動誰分毫。

三日凌空,無盡慘白的光,如似末世的召喚。

“地棺,開!”冥尊一聲大喝。

兩道輪盤之間,萬年黑霧暴漲。那是冥尊的地棺所化。黑霧暴漲的瞬間,冥尊的輪盤微微向右一動。

“地棺,開!”阿木同聲大喝。

阿木的輪盤之上,黃色的刻度猛然散出光芒。

地棺之靈,硬生生地把冥尊的輪盤向回動了一下。而阿木的地棺之靈一出,冥尊的黑霧竟然正被其汲取。

地棺,正在合一!

“天棺,開!”冥尊雙目欲裂,那絕美的容顏上,顯出如鬼如魔般的猙獰。再看紫光無盡,那半實半虛的天棺,瞬間便壓制住所有的氣息。

天棺無敵!

轟轟——轟——

冥尊輪盤的轉動,居然一時間不可遏制。只那一瞬,不知三界內多少生靈已經輪回。那一刻,天洲之上瞬間降臨夜色,三輪白日便似月亮。

整個虛空,倒似黑幕。

阿木雙目一瞇,不能再猶豫。

“天棺,開——”

阿木的聲音,悶聲如雷。

但,他的因果輪盤上唯有一道天魂,哪有天棺?

只見,阿木眉心處直接飛出一道天棺之影。同一時刻,那一直伴在阿木兩側的青白之光,相視一笑,瞬間化形。

青光如天,白光勝日。

可是,三界之內又有幾人知道,他們的本源乃是天棺?

呼——

青白之光,圍著那天棺之影一繞,瞬間消失。

再看,一口流轉著青白之光的半實半虛的棺,浮在虛空。

半口天棺!

青白之光,曾助滄海無敵。他們便是滄海一脈最大的底氣。

嗚呼——

兩個半口天棺,并列于天,不分高下。

一時間,輪盤再次停止轉動。那樣的天威,讓所有人窒息。沈煙,鴉兒已然遙遙退出千百里,否則不堪其威。

冥尊猙獰,阿木冷然。

可是,冥尊已經沒有棺。

“日月星辰起洪荒,滄海古流鎮玄黃!”阿木青衣獵獵,黑發飛揚,“冥尊,你不甘宿命。我亦不甘,我要讓三界自由、永生!”

“九棺合一,逆轉!”

阿木暴喝一聲。其手中結印,一道法訣散開。

轟——嘩——

阿木腳下的因果輪盤,瞬間散出九道沖天光華。那是九棺之力,第一次真正的共鳴。九棺之力,逆轉一切。

冥尊的輪盤已然不能阻擋。

轟轟——

阿木腳下的輪盤緩緩轉動,虛空中的輪盤亦緩緩轉動。同時,虛空中的黑霧與地棺之靈,已經合一。

兩口天棺,亦在相融。

呼——轟——

天棺為一。而那一刻,三界圣山的上幻花瞬間消失。魔郎神色,驟然一黯。

九棺完整。

九棺真正地合一,逆轉一切!

轟轟——

三日凌空,可是中間那輪日正在漸漸地放大,那似乎是通往另一個世界的門。無量之巔,正在那中間一輪日下。

冥尊的輪盤,已經隨著阿木的輪盤開始轉動。

冥尊敗了!

可是,就在九棺合一的一瞬間。

冥尊仰天猛然長嘯,身子飛起,竟然完全化身為一道黑光。

“滄海,你錯了!無量渡口,不會有船。你會把三界帶向死亡!三界不能自由,只不過你們被欺騙了眼睛。”

“我以我命,封!輪回——”

冥尊的身影,頂天立地。

他雙足踏住輪盤,頭頂三輪白日。

那一刻,冥尊威風凜凜;那一刻,冥尊是神!無論勝負,他都為信念而無悔,為執著而無憾!

呼——嗚——

三界悲咽。

因為,那頂天立地身影,已經開始消散。

因為,那是一道以不滅之魂換取的術。冥尊最終完全化為一點黑光,落在因果輪盤最中心的白光上。

我以我命!封!輪回——

那是冥尊留給這個世界,最后的聲音。那是無悔而無畏的選擇。

呼呼——嘩——

因果輪盤的背面,瞬間光華大展。

萬千吸力,可融萬界。

冥尊的生命之力,盡化融合之力,急速輪轉。

阿木眉頭一挑,因為那一刻阿木腳下的輪盤竟然直接飛向冥尊的輪盤。

轟——

兩道輪盤,正反合一。整個因果輪盤向右轉動,開始走向輪回。

那一刻——

沈煙,面色一變。鴉兒,嘶鳴。三界圣山上,魔郎一挑眉。無憂島上,云散的琴弦猛然崩斷。

甚至,天洲修羅處,鳳凰、離恨、雪影的眼中,都閃過一抹震驚。

誰也沒有想到,冥尊竟然會殞命墜入輪盤!因為,那樣即使三界真的輪回了,冥尊亦不可能再生。

那是真正的以命在賭!

冥尊,值得嗎?

那一刻,所有人都不懂冥尊,唯有阿木面色悲然。

其實,沒有對錯,只有正反。那一刻,唯一理解冥尊的只有阿木,或者說唯有阿木頭頂那一道滄海青影。

那種殞身,只因為堅信自己為三界做的才是對的。

滄海、冥尊他們是一樣的人!

“冥尊,對不起!”阿木眼中閃過悲哀,沉聲道,“因為,你做得遲了一步。冥尊,祝福我吧!我答應你,讓三界更好,讓你永恒地安息!”

“指針,穿!”說罷,阿木劍眉一立,手中印法起。無盡的滄海之力,瞬間蕩開。

嗤嗤嗤——嗤嗤——

虛空中,揚起兩道光,破碎虛空而去。

一青一黑,兩道光。一道是神秘匕首,一道是魔郎之令。

兩道光相互交疊,直穿因果輪盤的最中心。

轟——

兩道指針歸位,因果輪盤真正的圓滿。而那兩道指針,更是直接洞穿了冥尊的一切。那道黑氣,漸漸消散,如風一般。

“三界,自由與永生!”阿木一聲大喝,雙臂張開。他頭頂的那道青影,沖起萬千青光,覆蓋三界。

那一刻,因果輪盤向左而動,無可阻擋。

三界之內。

黑水、忘川、浮塵三道大河,方才還是大浪滔天。可是,在因果輪盤圓滿向左而動的時刻,它們竟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干涸。

那是光陰,三界的光陰正在走向盡頭。

三界的起點,所有的稻草人都已撲倒散落。

溪水已干。水衣女子,漸漸幻化而出。那自然是流年。

三界之內,那是一個特別的女子。

因為,她和幻花一樣。

她根本就不是一個真正的人,她是時間之靈。名為流年,因為她是三界時間的化身。她本身就是光陰。

只不過,萬萬年前她被封印在這里。

三界的時間,在萬萬年里其實根本沒有真正的流淌。

三界的一切,其實只是在三界坐標的豎軸上無盡地延展,而在時間橫軸上只是三界毀滅前三天的一個點。

錯亂的時空,奇妙的三界。

因為,萬萬年前,有一個人在三界輪回前的三天,讓一切定格。

那個人叫滄海。

滄海,三界唯一的無敵仙者。

他的目光曾翻過白山,看見香水海,看見大蓮花,看見無量渡口的船,看見一藏世界,看見自由與永生的光,看見千千萬萬……

所以,他要改變一切。他要讓三界自由與永生。

三界之內的確沒有人能殺死滄海。但是,唯有一人可以。

那個人,就是滄海。

滄海自殺,撥動輪盤。

同時,滄海拔下輪盤的兩道指針。一化神秘匕首,一化魔郎令。代價就是滄海三魂盡滅,僅剩一道殘念封在魔郎令內。

那道殘念,已然不能叫做滄海。

滄海與冥尊最后的選擇其實相同,只不過他早了一步。而舍身撥動輪盤的一刻,滄海并不能確定一切的走向。

那真的就是一種賭博。

滄海賭上的是自己三界無敵的修為,還有三魂盡滅的歸宿。

其實,沒有人能真正安排萬萬年的一切。

誰也看不透未來,當然更不能決定未來!

滄海只是那只扇動了翅膀的蝴蝶。

結果,滄海死了,冥尊被封,時間停止,流年永不得出。萬萬年內的因果,因此演變。三界的曾經,因此改變。

執念不滅者,或可輪回,或可不滅。萬萬千千生靈的故事,隨之演繹。

阿木,是滄海的執念選擇的人。萬萬年,阿木在輪回中走到了這里。

那一場滄海與阿木的緣。

莫問今生,莫問來世,莫問因果,莫問劫緣。因為,誰也說不清,一切起于何時,終于何處。

不知起處,何問終點?

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

三界起點,亦是盡頭。

“滄海,恭喜!”水衣流年溫柔而凄然地笑。

此時,輪盤轉動,三界的一切都在變化。

三日凌空,中間的那輪日,無盡地擴展。無量山巔,似乎已經進入了那輪玄光中。

一種無名的光,從天洲起,直透修羅,達于海荒。三界的壁壘,正在被完全打破。三界的氣息,融合流淌。

時間、空間,三界的一切都在相融相生

因果輪盤如風輪一般,轉動不息。

三界,轉動,改變。

噼啪——咔——咔——

阿木閉上眼。

可是,他聽得見三界之內無盡靈魂的碎裂,無盡因果的逆轉。

海荒、修羅、天洲的形態都在發生變化。

那不僅僅是瞬間的滄海桑田,那也不僅僅是生死一念。那種改變你說不清,道不名。那無名的光,所照之處似乎已經不再是三界。

那似乎是一種凈化!

三界內,充滿了星光。曾經的三界大陸,漸漸地不再存在。

三界似乎在光陰中爆炸,無數的星辰在其中誕生。無數的生靈,來到這個新的星域。

那是末世,亦是永生。

海荒神洲,修羅魔洲,無量天洲屬于永遠的過去。

一個新的紀元,一個永生的世界,一個浩瀚的三界星域出現了。

阿木站在輪盤之上,沐浴到了中間那輪日的第一縷光。

青衣渡白!

阿木的境界,已然說不清。他已經超脫出三界。終于,阿木緩緩地睜開了雙目,微微含笑。

一切,結束了,開始了。

阿木目光遼遠,看向那輪光的方向。

白山、大海、蓮花,無量山巔真有一艘古意斑斕的船……

“滄海心,歌一曲,道不盡,千重意。茫茫三界,誰知白山外。無量渡口,可有一葉輕舟起?

“修長生,問天道。可笑!風輪之上,蓮花夢里。劫緣真有數?默默癡無語。君知否,因果何在!

“浮塵有盡,流年光陰,誰可稱無敵?”

那不是阿木唱的,而是自然響徹在天地之間的一道古曲。

無量渡口,有船!

阿木欣慰地一笑,隨即他雙手結了最后一道印法。

那是阿木之心,阿木之愿。

“因果,碎滅!以我阿木之名,讓一切圓滿,讓一切無憾!”

轟——咔——

隨著阿木最后的術,那懸在天空的因果輪盤,猛然碎裂。

天、地、人、魔、神、鬼、佛、妖、仙九口棺連同匕首、魔郎令,同時化為無盡的碎片,璀璨如同星光。

三界里來,三界里去。塵亦歸塵,土亦歸土!

“沈煙,和我走!”

阿木轉身,溫而含笑,無盡柔情。一抹紫衣,素手牽來,甘付此生。

呀呀——呀——

烏鳥飛旋,落在左肩。

“仙尊,萬萬年,我應劫而生,有幸不辱使命!緣盡,告辭!”阿木不知對誰說的那些句話,然后輕輕握住沈煙的手。

青衣含情,紫衣如夢。

兩個人,一步踏上那艘古船,漸漸消失無蹤。

三界星域茫茫,再不見青衣紫影。

他們是三界星域創世的傳說!

而阿木的頭頂那道青影,卻竟凝而不散。目送遠走他們遠去,那道青影似乎緩緩轉身。

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

星域浩瀚,不知邊際。不知過了多少歲月,多少光陰。

沒有人說清,那永生創世一戰后,三界分化融合成了多少星辰。阿木的故事,成了一個世世的傳說,模糊又清晰。

可是,總有人記得那些美麗的過往,總有人知道這片星域的由來。

有一顆星,上面有一個古村。古村里,長滿了梅花,香氣四溢。梅花樹下,依偎著一對情侶。

那男子容顏絕美,那女子眉心一點梅花。

遠處,一個小男孩蹦蹦跳跳,天真無邪。

靜靜地,一切默默無語。

有一顆星,魚秋慕站在高樓遠眺,望穿秋水。那一日,有一人容顏不改,風輕云淡,踏滾滾黃沙而來。

“云魄!”魚秋慕喜極而泣。

星辰的另一端。

青山綠水,有一處村落,亦有一座古宅。

村子里,都是凡人。

可是,沒有人知道,那王家老宅內的黑衣男子乃是一位絕世尊者。那紫衣女子的名字,乃是幻花。

那一對紅衣女兒,則是兩個上古鬼體。

有一顆星,就叫紫幽。那里,有所有紫幽未亡的人。

有一顆星,名叫九輪。那里,上邪不再是鬼尊,水魅卻依舊萬千風情魅惑迷人。

還有一顆星,名叫天修。

那里,鳳凰飛縱而去。而三界最美的女子,不再唱萬世等待的情歌。因為,離恨就在他的身邊。

星辰的另一端,一對天狐。一青一紅,相依相偎。

天覆地滅,我可歸來。

不知何地,一道小溪,緩緩東去。水衣女子孤獨地立在綠野里,蹙眉愁云。

她永不會死,因為她是時間。

此時,綠野盡頭。一個麻衣赤足的男子,正緩緩向她走來。他的手中有一枚金色的稻草人。

星海無邊。

一座島,乃是一顆孤星。那綠衣女子不知道盤坐了多少年月,她的發竟然微微泛白。

竹舍不改,小橋依舊。

她的琴聲,悠悠地回蕩在無盡的星海。

孤獨的歌聲,為誰而唱?又慰藉了多少過往的同樣孤寂的靈魂。

傳說,那孤星上坐著一位絕世尊者,可是沒有人敢靠近。因為,凡是登上那顆星辰的人都會死。

可此時,星海之上,卻有一道青影踏星而來。

云散白皙纖細的手指,不由微微一頓,眼中神色迷茫。

“阿木——”

“云散,你也可以叫我滄海!”青影一閃,落在離夢之上。青衣男子,笑容溫暖。那是仙尊的笑容。

那一刻,云散癡癡不言,淚下如雨……

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,請訪問www.cnswae.live

手機請訪問:m.feizw.com
22选5黑龙江开奖结果查询